Global logo
  主页    书刊介绍    关于我们    加入八方文化书友会    各方书评    下载订购单    联络我们  
 
科学教育   政治经济   文史哲   八方艺典   健康励志   纪念文集   丛书   综合   期刊精选
 
历史事件要角回首往事

韩山元 评介

《联合早报》 现在 (副刊) (07/01/2001)

提起王赓武教授,新马两国华人社会几乎是无人不晓。在不惑之年或知天命之年的华人也许没读过王教授的学术著作,但大家都知道他是极具争议的《王赓武报告书》的主角,这个报告书对于南洋大学有很大的影响。

王赓武当年主持的那个关系到南大前途的报告书,是在什么背景下出现的?报告书从草拟到发表,经过哪些波折?

作为研究东南亚华人史的著名学者,王赓武对东南亚华人的今天和明天有怎样的看法?

再者,作为教育家的王赓武,对大学教育、双语教育又有什么高见?

对这些课题感兴趣的人,不妨读一读这部书。也许你不会完全同意王赓武的见解,但他至少给你提供一个审视与研究上述课题的角度,帮助你更全面认识有关问题。

对自己涉入的历史选择面对

研究历史的人如果有重大成果,自己往往成为历史的一部分,成为别的历史学者研究的对象。王赓武是著名的历史学家,最大的学术成就是在东南亚华人史方面,研究东南亚华人史的人,不能不知道他的研究成果。

他虽然不曾在南大任职,但由于那个著名的《王赓武报告书》,使他进入了南大的历史。历史是无法回避的,尤其是作为重大历史事件的参与者,能回避一时,难回避一世,在生之年回避得了,长眠九泉之后,别人还是会旧事重提,拿来议论一番的。那时,如果别人对他不公正,他就没法为自己辩解了。

研究历史的人深知历史学家的厉害,我们常常说对某个名人"盖棺论定",参加"论定"的人当中,历史学家从来不缺席。王赓武教授对于自己涉入很深的历史问题,选择了面对而不是回避,这正是一个历史学者应有的态度。

有关事件的来龙去脉

关于《王赓武报告书》,1986年王教授出任港大校长不久接受港大学生会机关刊物《学苑》访谈时,相当详细地讲了有关事件的来龙去脉。在谈话中,王教授一再强调那是在特殊的背景下,由他担任南洋大学课程审查委员会主席,向新加坡教育部提呈的报告书。那是1964年的事,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第二年。新加坡教育部与南大要考虑如何适应新的政治环境,因此想对课程进行一些调整和改革。

王赓武和委员们都感到南大被歧视,不平等,毕业生的出路少。怎样使南大受到平等对待呢?王赓武和委员们认为南大在保留华文的同时,也要重视英文和马来文,学生能做到通晓三语最好,做不到就退而求其次,除华文外要精通英文或马来文。

报告书拟好后在1965年5月呈上去,两个多月后晴天一声霹雳: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情况大变!以新加坡是马国一个州这样的前提下拟定的报告书一下子失去了基石。至于独立后的新加坡政府对南大的态度,王赓武强调这与他无关,他无权过问,也无能为力,留下的只是遗憾。

南大问题相当复杂

回首往事,王教授说报告书有些地方是"太理想了点,幼稚了点"。当时,南大问题相当复杂,也许我们可以说,王赓武领导的委员会当时较少注意到或考虑到南大问题不纯粹是个教育问题,说到底是个政治问题。

本书有好多篇文章与访谈录是评论香港社会与教育问题的,对新加坡读者也许没有很大的吸引力,但论述中国的部分还是值得一读。王教授一个最基本的观点是:希望中国能维持基本的秩序,不要大乱,但改革的步伐不能停下来。读这些言论,我的一个印象是:王赓武教授终究是个学者,而且是个讲话很有技巧的学者,处处留有余地,不把话说绝,也许这就叫"人情练达"吧。 


 
世界科技出版公司(欧洲)  |  世科教育有限公司  |  KH生物技术咨询公司  |  创新杂志社  |  国家学术出版社
 
Copyright© 2018 World Scientific Publishing Co Pte Ltd • Privacy Policy